木姜子sama= ̄ω ̄=

[杰佣]惩罚uno

/b站杰佣手书再加上听着bgm肝出的短篇
/年度ooc之王是我
/这辈子都只能写短篇了
/对我杂食
/奈黑注意




     “快点。” 奈布缠着绷带的修长手指烦躁地敲着桌子。
      而面前的绅士依旧保持着虚伪的笑容:“能不要催吗,我正在思考,先生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  杰克观察着对桌人的表情。那人脸上挂着同样百分百虚假的笑容,以防被看穿此时的想法。
      但那双快要溢出星空的眼睛还是透露了一丝得意。
      他又看看桌上的黄4,早在鲜血中浸泡到快生锈的大脑回路终于开始运作。
      “要出draw two吗?” 杰克悄悄想,却不敢在面部表现出为难。
      “手上会有draw four吗?”似乎有点运作过头了。
      而对面的绿色兜帽却轻笑。
      “监管者杰克,你可真是多疑。”
      这样的你,才能激发我的战斗欲呢。
      杰克偏过头,似乎有些不愿看他:“你知道的,佣兵先生,这场由夜莺举办的游戏总会有一人死亡。”
      “而另一人却能获得奖金,成功离开。”奈布插嘴道。
      “所以,请认真对待,杰克。”
      杰克低头,从手上的牌堆里抽出一张。
      “红4哦,小奈布。”
      奈布有些失望:“真是没想到,你竟然有牌,没逼出你的draw two,算是我的失误。”
      杰克却把雇佣兵摆放整齐的,已出的牌给抹开。
      奈布有些疑惑。
      那人又自顾自道:“小奈布,这有点像跑道,对吧?”
      他又抽出刚刚出过的红4,横在圈里。
     “把你的道路,全部堵住哦。奈布·萨贝达。”
     “那我就飞起来给你看。杰克。”

     又是一轮。
     “小奈布,别急,慢慢想。”杰克的关心传进雇佣兵的耳膜内,让他皱了眉头。
     距离杰克绝处逢生后已过了两局,此刻,他正在对桌上的红3发愁。
     奈布一向不是个能很好伪装自己的人。现在,他的愁绪完完全全暴露在监管者的眼里。
     他又一看,发现自己有reverse。
     “反转,也行的吧。”奈布暗想。
     杰克看够了他的奇妙表情,终于开了口:“奈布,沉默会让你漏洞百出哦。”
     “我十分期待你如何解决我的牌,开膛手。”
    

     “绿0,小奈布可以啊。”在奈布把牌直接甩到他面前时,杰克说了这么一句有些暧昧的话语。
     “把你在女士面前的虚伪收一收,我是男人,不吃你这套。”
     “我有wild哦。”
     杰克一掀衣摆,优雅地坐下。
     奈布却注意到了一丝不同。
     他看到的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兜。杰克从来不会干这种有损他风度的事。
     正巧,杰克把外套脱了下来,奈布趁杰克那一秒的放松,轻松接过。
     果然,里面装着一张普通数字牌。
     “把非特殊牌藏起来可不好呢,杰克先生。”
     绅士在一瞬间红了眼。
     夜莺的声音适时响起:“监管者杰克,犯规。求生者奈布·萨贝达获胜。”
     杰克身子一软,瘫倒在地。
     “再见了,JACK THE RIPPER。”
     奈布手拿着开了刃的尼泊尔军刀,割破了杰克的颈动脉。
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