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姜子sama= ̄ω ̄=

[裘盲]苦涩的气味

    “诶诶,听说了吗,昨天来了新的求生者呢!”
     海伦娜一早起来,就听到了这样的议论。
     由于昨天她来时实在太晚,所以很多人没有看见她,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。
     她在游戏里的代号是“盲女”。

     “诶,据说昨天来了新的猎物哦。”杰克擦着他的指刀。
     裘克一到饭桌,就听到了伪绅士的议论。
     “她的代号是盲女。”杰克继续说。
     “你看到她,记得给她长点教训。”

     裘克在没有成为监管者之前也遇到过一个盲女孩,不过她似乎没有给裘克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。
     奇怪的是,那个总是嘿嘿嘿狂笑的小丑好像对她印象蛮好。
     据杰克观察,裘克一谈到那个小女孩,早被油彩覆盖住的双眼就会流露出温柔。里奥把这个叫做爱意。
     “嗯,今天是她来的第一天,庄园主一定会让她参加这天的游戏的。”
     “伪绅士,你怎么确定?”
     “直觉。”
      裘.怀疑人生.克
     “好了劳资去值班了,你慢慢陪你家奈布玩吧,今天他没来参加游戏。”
     “祝你玩的开心。”杰克神秘一笑。
     待裘克走后,柜子里钻出一个绿色兜帽。它又出来了一点,这才有了点人样。
     奈布整理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:“变态你要干什么?”
     杰克凑近:“与你一起玩♂。”

     四位求生者们坐在一张长桌上。海伦娜敲敲盲杖,前方屏风后的监管者有着一个庞大的身躯,和一个巨大的火箭筒。
     “今天是小丑值班,他可是庄园里著名抖s,经常拿着那个烟花治疗腰椎间盘突出。你可要小心些啊海伦娜。”园丁艾玛捂了捂腰,似乎有些后怕。“我们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,真够神秘的。”
     “谢谢艾玛小姐,我没关系的。大不了我全程躲他不就好了。”海伦娜笑笑。
     “新来的小姐姐很温柔呢。”艾玛暗想。

    
     游戏开始。
     今天由艾玛小姐,特雷西小姐和她,还有一个带着一个手电筒的先生组成一队。
    “艾玛小姐有点讨厌那个手电筒先生呢。”手中敲着密码机的键盘,海伦娜悄悄猜测。
    “不知道小丑先生会在庄园的哪一处呢。”手上动作依旧未停。
    “小丑,跟裘克的职业一样呢。”
    敏锐的听力忽然捕捉到一丝杀机。海伦娜的心跳骤然加快。
    “监管者要来了!”
    因为特雷西小姐给她科普过基本的规则,所以她不像其他人刚来时那么迷茫。
    否则她得凉。
    海伦娜急忙从密码机边走开,即使触电了也来不及管。
    似乎并没有人告诉过她应该先熟悉庄园。总之她一出废墟就撞到了监管者小丑。
    是直接撞进他怀里的,毕竟他们的身高差一言难尽。
    熟悉的苦涩气味涌进海伦娜的脑中,唤醒了她因为愧疚,而始终深藏在脑海里的记忆。

    同样有着这样气味的人出现在海伦娜九岁时。那时的她已经失去了视力,仅靠一根盲杖来探路。
    她并不算熟地敲着盲杖,一路走到了马戏团后门。
    失去了视力给她带来了听力上的极大提高,这对海伦娜说并不是坏事。
   “我让你再抢我风头,我让你再笑。”
    心里的眼睛告诉她,这里正在发生打斗。
    也告诉她,不要靠近。
    海伦娜听从内心的指引,躲到帐篷左侧面。那两人离她有十几米远。
    她狠狠地敲了一下盲杖,眼前的事物渐渐清晰。
    她看见一个生的美丽的男子,在打一个带着红鼻子的少年。
    吃惊让海伦娜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    但她很快冷静下来。在地面踩出极大的脚步声。
    那个美丽的男人果然停下手,左右张望了一下,离开了。
    那个少年颓废地坐在地上,双手捂着脸。
    海伦娜摸索到他的面前:“哥哥,你还好吗。”
    面前的人没有回答。
    海伦娜蹲下身,抚摸着他的脸颊。她能从少年身上闻到苦涩的气味。
    他一惊,随即平静下来:“是你救了我吗?”
    从波澜不惊这点来看,他们倒是很像。
    海伦娜笑笑:“举手之劳。”
    “你叫什么?我是这里的小丑裘克。”
    “海伦娜,请多关照。”
    后来,他们就成了朋友。从马戏团后门,到海伦娜家的后花园,都有他们的欢笑声。
   海伦娜没有再触摸到那丝不让她舒服的气味。
    直到海伦娜搬家。
    海伦娜对他十分愧疚,毕竟她一声不响就搬了家,他肯定要等好久吧。

    裘克感到有些惊诧。
    那个盲杖,似曾相识。
    他在少年时期,曾经见过,在他的故友海伦娜身上。
    裘克摇摇头:“不可能的,她不会来参加这种杀戮游戏。”
    举起火箭筒,向盲女身上砸去。

    海伦娜被疼痛拉回现实,本能催使她逃离。
    她向密码机所在的废墟跑去。那里地形复杂,应该能绕开小丑。
    只是,她最终没有抵过身体的劳累,被小丑追上,又被砍了一刀。
    海伦娜跪坐在地上,用双手抵着太阳穴,试图缓解眩晕。
    小丑没有给她机会,把她粗暴地绑在了刚被他吹出来的气球。
    “裘克,不能再见面了呢。”海伦娜不禁呢喃出声。
     她又怎不知道,只有逃出大门,才有可能实现愿望。
     小丑先生脚步一顿,把她放了下来。
     将她扶起,又把双手搭在她肩膀:“你说的裘克,是指?”
     海伦娜没想到,可怕的监管者会放她下来。愣了一会,她才缓缓开口,回答面前人的疑问:“是我的一个故友,我想见到他,向他道歉。”
     “你来庄园也是为了这个?”
     “是的,您和他的气味有些相似,我不禁有些愣神。”
      裘克这才明白,这就是他的海伦娜。
      蹲下身来,轻轻抱住她:“没事。我是这里的小丑裘克,请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 入党交党费了解一下。冷cp的痛是没粮。

   
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55)